咀嚼升高了,就能改变命局吗?宗教

跨年的半夜,起来上个洗手间,就睡不着了,睡不着,自然会胡思乱想。既然是跨年之夜,自然会想到过去,一般人也许只是想一年的计算,我想的则是半生。

宗教 1

回溯半生,“性格决定命局”给我感受最深,也就是说,半生的处境,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的脾气决定的。联想到近日放的《芳华》,男主演的气数,又何尝不是和她的性情有很大关系?我们都通晓,人的天命,很大程度就是取决于人生重大阶段时的挑选,网上有评论说,男主演其实是足以拔取分化的流年的,可难题是,他偏偏就做出了那么的拔取,甚至自己觉着,若是再来一回,他也许仍旧会做出那样的挑三拣四,因为,那才符合他的秉性逻辑。我们常惊叹,好人无好报,所以重重人会不想做好人,但没用的,假设你骨子里就是好人,你想不做都万分。

佛塔对伙食的态度,与她对修行的姿态是平等的实践中道,防止极端。

宗教 2

佛陀的门徒,也是佛塔的二弟提婆达多曾向佛塔提出,比丘应当遵从五条戒:

一,穿粪扫衣,也就是穿用从坟墓间拣来的破布缝制的服装。
二,夜宿时住在树下。
三,完全素食。
四,不收受居士的特约,去家里应供。
五,日中一食,即一天吃一餐。

佛塔的回应是听便,愿意依据那五条戒的比丘,可以这么做。

宗教 3

为何佛陀允许她的门徒吃三净肉吧?

因为一旦挑食,要吃素食,那将给人们带来很大的不方便和负担,同时比丘的乞食弘化生活也会面临限制,并且也潜移默化到佛法的弘传。就算到了新生,僧团不断状大,许多大富长者向以佛塔为首的僧团捐赠了诸多佛寺和精舍,如祗树给孤独园,还有《瞿默目犍连经》(中部第三册第1页)中提到,卫塞卡优婆夷为佛塔建筑了一座七层高的僧舍,建了少数年才形成。

除此以外一位大银行家,库库陀也为佛塔和她的弟子建了一座大寺庙,名叫库库陀寺。

享誉佛教学者,拉毛特(Lamotte)曾统计过,佛塔在世时,僧团拥有二十九座大的古寺:八座在王舍成,四座在卫舍离,三座在舍卫城和四座在骄娑罗。

咱俩得以推想到,在其他地区一定也有很多大小寺院供比丘们在旅途中休息过夜。不过佛塔时代的比丘,以乞食弘化为最出色的活着情势,就算有这么多的古寺,他们或者各处旅游,传播佛塔之无上教法。

与佛陀同一代的耆那教也倡导戒杀,但她俩把这一戒条实施到了极点,以至於呼吸时怕误伤了气氛中的微生物,他们就带口罩,走路时怕加害了旅途的蚂蚁和昆虫,他们就边走边用扫帚扫地,所以他们至今也未进化变成世界宗教。

我们都以为有自由意志,能做对团结有利的控制,表面上看是那般,但实际效果却又每每不尽如人意,即使可以归因于外界条件等等因素,但认真想想会发现,自己那时不行决定实际上并不见得对自己方便,比如,考大学甄选标准,结业选拔职业,工作后接纳跳槽,当初自然都是根据理性做出的选用,但自此后悔的人却大有人在,为啥?因为大家以为的悟性其实是有水分的,它是受制于大家的咀嚼的,认知会让我们有选取地关心外界的新闻,只看习惯看的,却忽略了别的可能更要紧的音讯,除了音信受限,观念和思考形式以及对自我的认识也恐怕限制大家,使大家不打听自己的真的必要,也做不出丰富理性的抉择。所以广大人会想,假诺体会改变了,那是或不是就能做出丰富理性的取舍,从而改变不理性的挑三拣四造成不好命局的情事并随着改变命运呢?一定水准上是那样,很多有关变更思维格局的书就是讲的这么些,比如《思维改变生活》、《拆掉思维中的墙》、《改变毕生的32种构思方法》等等,扩张点说,宗教、经济学、心绪学的居多辩护,也是讲体会的事务,比如东正教所说的从迷到悟,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一个体会的改变,认知改变了,对见惯司空作业的理念就会不一样,从前麻烦你的难题恐怕就不再是个难点。

之所以伊斯兰教的戒律重在精神,而不根本条文。那也是东正教可以传播环球,并且可以救度无量众生的原因之一。

此地大家得以用一个故事来讲明那一点:

佛在世时,有一位比丘在静坐时想到,佛塔制了如此多戒条,那也不可以做,这也不可以做,那很难实施。于是他起座到了佛塔那里,他说:“释迦牟尼佛,您制定了这么多条戒律,我很难实施,您是或不是可以修改一下啊?”

于是乎大慈大悲的强巴阿擦佛回答到:“好啊,我现在只给你一条戒,你能尊守吗?”这位比丘听了很满面红光:“能,我能尊守。是什么戒呢?”佛塔说: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就是么一条戒。”

足见一切戒律以积德为主,以积德为目标。因为行善就是东正教徒成佛的资粮,往生的资粮。

二、 素食的缘起

当伊斯兰教从北周开始传入中华时,初传入的经文大都是小乘经典,由于戒律里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许僧人食肉,而且由于在印度的高僧就不以素食为主,来到中国弘法之孔雀之国的僧侣大德自然也是非素食者。

故而初叶,中国的僧侣与他们来自印度的师父一样,也是非素食者。可是由于墨家仁慈思想与孝道的震慑,那时在神州僧人当中也有众多是蔬食布衣者。如《孟轲》梁惠王上曰,“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那是代表仁慈。

祝愿大家有好的想想,拿摩 日那 扎雅雅 爹雅它 般杂止雅 阿瓦波大纳耶 梭哈


T 118、314、463、778、高贵宣化上人808条语录
如上譚劍發导士传统文化导士文稿,汪西晓先生转发编辑。

宗教 4

纵然改变认知很关键,但还不是全部。因为人不光是悟性的,照旧感觉的,明知道不对,却依然会做的情事常常有,比如吸烟,明知道对血肉之躯不佳,却偏偏戒不了;谈的朋友不合适,却就是舍不得分;登时要考试了,可固然看不进书;出去跑才有业务,但就是无心动……,那类事例,每个人都足以举出许多,表明什么?知道不等于成功,知易行难!为何会这么?因为成瘾,因为习惯,因为喜好,因为躲避,因为口径不富有,因为担心败北,因为……等等,同理可得总有理由,那一个,笼统地说,都和性格有关,由于改变性格比变更认知难,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会令人感慨性格决定命局!

那么,假设性格改变,是还是不是命局也会转移吗?逻辑上是那样,实际能不能改变自然还取决于机遇等等外部因素。在不考虑外表因素的情景下,性格改变会带来行为改变,行为改变会浮现在结果上,比如一个性情消沉的人,其行事彰显一般也是以心口不一为主,领导的评说肯定不高,有升级机会当然也不会给她。如若她脾气变成了主动,行为上也当然会再接再砺肯干,尽心尽力,领导的映像自然会好,有提拔机会时或许就会设想到她,他的生意发展可能就会比原先好。即便外部因素都不协作,改变不佳的秉性至少也会潜移默化自己的心怀和感触,并随着影响身边的人,正如那句盛名的话:“人无法选用命局,但可以挑选对待命局的姿态”。所以啊,难题不在于是不是有须要对不佳的秉性举行改动,难题在于改变性格太难,越发是要突显在作为的更改上就更难。

作为改变或者说行引力为何难?我觉得关键是因为缺少热情、活力、欲望、生命力,也就是缺少能量,大脑认识到了,但人体缺失能量去行动,所以只能做“思想的高个儿,行动的矮子”。能量是怎么?它明确与肉身的涉及更近,算是物质层面的事物。一般讲的“心身”,大家日常会只在意“心”,而忽视了“身”,更加是比较推崇精神追求的人,在追求精神的上行时,欲望会越来越少,引力自然也越来越缺乏,行引力自然会遭受震慑,所以,心身本是密不可分,要平衡发展才行。佛洛伊德等心情学家提过,所有的满面春风都是身体的、感官的,在大家放逐肉体的同时,也放逐了具备喜欢和甜蜜的可能,为了找回那种可能性,我们要求提示肢体的生命与能量。而要关怀“身”,就逃避不了“欲望”那个词。每个肉体健康的中年人,有欲望很正规,但对此过度强调精神追求的人的话,会以为欲望糟糕,并自觉不自觉地抑制它,压抑久了很不难对生活失去兴趣,那是很吓人的事情,所以要正确看待欲望。戴维与仙蒂在《活出热情》中觉得:“欲望是快人快语对发挥的渴望。像火一样,每个人的出生都是一股拥有巨大潜能的、震动着的能量的爆裂。这股压不住的能量振奋着每个人去发挥自己:大家移动、学习、长大、变成现在的本人。“分明,那样的私欲并非山洪猛兽,大家没要求压抑它,只必要正确对待它,而正确对待的章程就是从它其中分别出健康需求,像生理、安全、爱和归属感、尊重和自我完成那样的急需,都是人的正常化必要,满意那个须求的一言一动自然也是人的正常行为,不但无法控制,反而需求善待和扩大。至于那种超出正常须要并给大家带来烦恼的欲望,也没要求压抑,只须要中转和升高。当大家再度吸收那么些被忽视甚至自制的能量,就再一次拥有了祥和的肉体,增加了认可,似乎心境学家洛温说的:“假若一个人能有发现地接受自己灵魂中不理性的那部分,那么她就会对生命的地步自由地做出任其自然的反馈”,按威尔伯的说法,“自我与人体不同的缕缕瓦解,就是认可的无休止壮大,对总体生命体的权责也将渐次扩展……它象征我认出并接受所有的人命活动都是自身的,那样它们就不再存在于自己之外。”

�解决了认识上的难点,就剩下什么做了。方法很多,但不易于,没有走后门,没有特效药妙药,唯有不断的修炼。大卫与仙蒂在《活出热情》中就提供了众多操演,包罗生理层面的、意识层面的、关系范畴的,书中还要提议:“通向热情与有生命力地活着,唯一的途径是学会勇敢向前进入生命中,进入不确定中,并且接纳全然地投入。那样做不可幸免地要直面一些生死攸关----放下已界定的本人与已熟习的我籓篱。热情沉浸在从确知到未知、从谙习到陌生的各类可能中。”

闻名作家聂鲁达也写道:

自己灵魂中的某些事物初叶起步,

是狂热或是被忘记了的翅膀,

我走出自己的路来,

破解了火的密码,

于是乎自己写下了第一行平淡的语句,

干燥,没有内容,完全前言不搭后语,

宗教,纯净的灵性

根源一个混沌的人,

突然间自己看见了,

天堂的

锁甩手了

门打开了

>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