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一部伊斯兰教思想史(07)

文 | Shinseki

       
上一章:让皇上陷入荒淫不能自拔的乱世奸臣——哈麻(40)

前一场我们说到,提婆的“俗谛假有”理论和法家的“道可道相当道”很像是同一口锅里烙出来的,从某种层面来说并不是偶合。事实上,中国佛教史确实有一段期间是用法家理论来论述伊斯兰教教义的,而那种阐释从一开端的“等量代换”逐步消失原始伊斯兰教基因,最后演变为“有中国特点”的佛门思想系统。

      明代番僧,怎一个狂字了得!(41)

第七场:道可道至极道

后周促成大联合之后,形成了多民族的新布局。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世尊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释迦牟尼可说。何以故。释迦牟尼佛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不合规非不合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都以无为法而有差距。

忽必烈建立玄汉后,因为其执政是部队暴力克服,在很大程度上王朝带着奴隶制和初期封建制度的滑坡。

须菩提。于意云何。释迦牟尼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释迦牟尼所有说法耶。“须菩提同学!你认为什么呢?释尊获取最好正等正觉了么?世尊说过什么样法么?”佛陀的那一个题材问得有些愣,没说过法,那前面的算怎么?闲谈天么?

和最初的中国主政一样,借助“君权神授”的宗教思想成为了统治者巩固民心的着力做法,蒙元为了进一步加强统治,采取对各类宗教包容并蓄的国策,大力支援和保安各个宗教,从而使各教僧侣享受了独特的待遇。

如本人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世尊可说。何以故。释迦牟尼佛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违规非不合法。须菩提多鸡贼啊,他才不上这些当呢,于是回答:“依照我驾驭佛的趣味,压根儿就从不一种定法能够称作无上正等正觉。也并未一种定法释迦牟尼能说。为何呢?释迦牟尼佛说的法,不管哪一场,都要不得,也不可能去跟人家说。不是法,也不是违法。”定法,各位想必已经猜到了,又是个佛教术语没错。毫无悬念地,各部派和经文的表明也司空眼惯。在《大方广佛华严经》里被分为十类——嘿嘿,分类狂魔又来啊。由于太长,我就不引述了,有趣味的情侣可以友善查阅,在卷31、卷40。《舍利弗阿毗昙论》的定义不难些,但是意义也更模糊:“何谓定法?若一心,是名定法。何谓非定法?除定若余法,是名非定法。”(卷21)那如何又称作“一心”呢?其中有多种解读,也许正是因为某种程度上的当断不断,让那部经典在华夏东正教界颇受冷落。自415年由昙摩耶舍、昙摩堀多等人译出后,仅有汉文本流传下来,原典已经散轶无踪了。《入楞伽经》的布道则与《金刚经》比较契近:“菩萨摩诃萨,不应着于言说名字。大慧,名字章句非定法故,依众生心说,诸佛如来佛随众生信而说诸法,为令远离心意意识故……”(卷6)简单的讲,回到提婆的可怜理论,凡是看得见摸得着、语言所能表述、常识所能掌握的,都算“俗谛”:既不完美、也不干净,看看就好,万不可当宝贝,更不可能生起执着。南常铿老爷子在解读《金刚经》时就说:“大家不要把学佛的饱满和生活与具体人生分开。本来无所谓出世,无所谓入世。”假诺回到后唐,南老师那套说法一定会被花式嘲弄的。按原教旨来说,其实真的很有所谓,只不过佛教理论变着变着入世精神越来越重,讲佛谈禅又改为人生励志了,那是一时大风气使然。而“无有定法”云云,实在为后任机锋公案大开方便之门,渐渐越谈越玄,不得要领。

于是,北周的皇权的当家敬爱下,现身了中国主政下最卓越的一批皇权的衍生物——僧侣。

因此者何。一切贤圣,都以无为法而大有不同。“为啥要这么吧?一切圣贤都是因由无为法而发出距离。”鸠摩罗什婆在这边删掉了一个词,唐玄奘又给填上了:“补特伽罗”(梵文Pudgalāstikāya),就是前方讲过的“众生”或者“有情”。那“无为法”又是怎样?“佛告善现:若法无生、无住、无灭可得,所谓贪尽、嗔尽、痴尽,真如,法界,法性,法住,法定,不虚妄性,不变异性,离生性,平等性,实际,善现,此等名无为法”《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6)。也就是说,一切众生都是出于“半死不活,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无为法”形成的——那里的“无为”同样强调的是空性。大家还记得《道德经》怎么说的么?“道可道,万分道。名可名,格外名。无名,天地之始,知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那样对待着一看的话,真可谓是“道”的东正教版解读了,难怪魏晋南北朝时期玩儿得飞起。

八斯巴和忽必烈

道教和佛教真的是一对欢悦敌人,自佛教传入中国的话,两家就没甩掉过在其余场地互相diss,并且在首场PK时就以伊斯兰教的破产而结下梁子。那么些故事记载在《汉法本内传》里,说在刘阳永平三年的一天夜晚,明帝(刘阳)梦到个金人,身长丈六,头顶还有白光。第二天明帝让群臣解梦,傅毅就启奏说国君梦到的金人大概就是上天的佛祖吧。明帝第二回听到“佛祖”这种高档词汇,不掌握是怎么着意思,于是组建了一个访问团去印度,让她们把佛带来看看。访问团于永平十年(公元67年)归国,带回到一些经典和多个和尚,就是盛名的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然后在巴黎曲靖建起了白马寺,那被认为是伊斯兰教传入中华的标志。到了永平十四年,道士们坐不住了,来自五岳十八山的690名道士在十二月一日上奏国王,要求与僧侣约架斗法。约架的地点就选在白马寺,那是摆明要来砸场子了。然后挑衅书也沿袭了下来,以今天的视角来看,写得可怜神采飞扬。和尚也不怂,欣然应战。到了斗法的那天,和尚站一边,道士站一边,各自发功,互较高下——是否很像《西游记》里车迟国斗法的那一场?我以为吴承恩的灵感八到位是从那儿来的。然后没什么悬念地,和尚胜出;并且迦叶摩腾和竺法兰还瞅准时机飞到空中,秀了段神通freestyle。这一瞬间把大家看懵了,本来约架砸场子的一帮道士除了为首的多少个,剩下的全都叛教投佛,明帝宫殿里230个宫女也都剃度出家当了尼姑。推断马上明帝也站在那时候喊:“圣僧~竺长老~快快收了神通吧~宗教,~”然后立时从国库拨放专款,一口气建了10座古庙。到了那儿,作为基础设备的寺院CBD、比丘众、比丘尼众全都齐活,弘法传教的根据地也即便老老实实地创立起来了。而约架败北的南岳道士费叔才,因为法力不如和尚,最后竟愧愤而死。

俺们先看看古代一时僧侣的身份——

唯独,历史故事嘛,出色归出色,我读完也觉得善了个哉的,伊斯兰教真牛逼。可惜,都是假的。可是从思想层面来看吗,佛道两家又真正存在某种相近。老子提倡无为自然,佛祖宣说性空无相,当时的学子看来看去难免会狐疑:咦?那两家说的接近是同一个趣味诶!只是表明格局不平等吧?所以到了南北朝时期,由于佛教有进一步系统的输入,而法家玄学又在知识分子中时尚流行,两家理论便毫无悬念地爆发融合,我觉得那便是“有中国特色伊斯兰教思想连串”的起来。比如范晔论佛教就说:“详其清心累释之训,空有兼遣之宗,道书之流也”(《汉朝书·西域传论》)。还有擅长用老庄之学来解读佛经的僧人,比如释慧远:“博综六经,尤善老庄……年二十四便就讲说,尝有客听讲,讲实相义。往复移时,弥增疑昧。远乃引庄子休义为连类,于是惑者晓然”(《高僧传》卷6)。还有法雅:“少长外学,长通佛义……雅风韵洒落,善于枢机,外典佛经,递互讲说”(《高僧传》卷4)。而在这一帮以老庄解喻释迦的学者中,思想源头其实更早,应该从那部经的翻译者鸠摩鸠摩罗什婆大师那里挖起,可以挖出僧肇,当然也挖出自我觉着最猛烈的竺道生(这一段思想衍变进度说起来有些啰嗦,我就挪到前边再细讲了),正因为道生这么些变革和尚的面世,让伊斯兰教的本土化程度前所未有加深,也让道教教义逐步偏离原教旨主义,后来更成为唐玄奘西行求法的主要动因之一。

《蒙古史》记载:

末段再岔一小段题外话。魏晋南北朝,随着专家们用老庄之学演说佛经的风气越来越盛,道家冒出一个法统论,说伊斯兰教其实是佛教的蝇头皮毛边角料而已,远不及老子思想来得深邃。咱们都掌握,神话老子在函谷关写完《道德经》后骑青牛西去,不知所踪。后世编造的结局是老子从武当山羽化登仙,上至天界。然后魏晋时代呢,道士们说这是瞎掰,祖师爷其实去了孔雀之国,并且变身成为印度人,在那边教化民众。而你们崇拜的佛祖释迦牟尼佛,只但是是大家老祖宗的小伙计而已,然后煞有介事地出了本《老子化胡经》。唉,真是天道好循环,苍天饶过何人啊~那部《化胡经》一起先唯有1卷,然后随着时间推移,陆陆续续被增加至10卷之多。可是文化沙文主义者也先别鸡冻,和上面的故事一样,这一大段神话也是假的,全系后世附会之辞。所以我一贯说,很多史书都是一时越晚,字数就越来越多,细节也越丰盛。尽管是法家第一圣典《道德经》也没逃过这一个两难场地,在郭店竹简本《道德经》出土之间,文中被增删、润色的实据便一度被火眼金睛的国学家发现了。至于咱们一般诵读的《道德经》更是到了晚唐才基本定型的台本,所谓“道”为上篇,“德”为下篇,凡五千言云云,那都是明孝皇帝搞出的名目。圣旨一下,古籍原貌尽失,时间一久,大家都认为那就是老子亲笔写的完整版。要通晓造假那门传统手艺可不曾失传,不单现在有,后周仍然玩儿得溜。越发宗教经文那类特殊文献,往往展现的并不是教主的生活史,而是信众的观念史,那也正是大家读古书不可不慎之处。

“孛儿只斤·成吉思汗法令,杀几遍教徒者,罚黄金四十巴里失;而杀一汉人者,其偿价仅与一驴相等。”

拉开阅读 | 金刚经:一部佛教思想史

那也从地点的不雷同衍生出南陈四等人分开的依照。建元后,忽必烈就赐给八思巴居住的后藏地区的僧院和僧人作了不受加害的管教,尤其是13世纪中期,蒙藏“金陵会谈”后,奠定了福建合并中国土地的基本功。

第一场:来,开个会

为了对于汉人、南人的麻痹,其宗教团体的身份高于了种族而留存,从而出现一种:“出家奉教,亦不因种族差距而有去取难易之殊。“

其次场:一个和尚

有鉴于此,明代时对于各教的行者优待,不一致常人。

其三场:船不在大小

协理,僧侣的任官特权也高达了根本的最高峰。

第四场:别在当时呆着

金朝从要旨到地点,僧侣之间的主政管理都是专程设立专司统领,官职属于僧俗并用的情况。

第五场:颜值一向不可信

主旨进行宣政院、集贤院、崇福司四个部门管理宗教,集贤院专门提调学制和佛教事物;崇福司管也里可温(即景教徒)的宗派事物;最牛逼的要属宣政院,由帝师直管。《元史·释老传》记载:

第六场:可靠的真不多

“(世祖)乃郡县吐番之地,设官分职,而领之于帝师。”

从元初伊始,就把帝师作为全国最高的宗教首脑,从忽必烈是把鲜卑族僧人八思巴任命为帝师之后,后期的统治者皆跟着模仿此举,不仅有帝师之高位,还有任何教派的也碰着统治者的爱戴。授权吐蕃之地,建立政教合一的地点政权,从而形成了僧贵僧官多在简易之地担任要职的局面,僧侣在国家官职中据为己有着特有身份。

不仅如此,在经济上和法律上的特权也见微知著,蒙哥执政时代,曾命令免除僧侣的苦活,使臣不得在僧舍和寺院住宿以及有着僧人之事均由萨迦派掌领的上谕。大量的西僧涌入中原,或是从事翻译工作、或是从事宫廷的佛门祭祀活动。。

在金庸武侠随笔中,同时可以看看其地方的两样,金庸笔下主要有那几个喇嘛:

鸠摩智、灵智上人、金轮法王、桑杰、血刀老祖,还有这几个人的徒子徒孙。他们都是用作反派出现的。并且那一个喇嘛往往不是当做普通的武林中人上台,而是作为政治势力的发言人出场。

图片发自简书A

比如说鸠摩智、金轮法王、桑杰,他们都有着很要紧的政治地位,分别表示着觊觎中华的吐蕃国、大顺死敌蒙古、地方民族不同势力,那就展示出什么样从孙吴末到元建立的中外统治形式,对于僧人喇嘛的强调。

从根本上说,孙吴除外皇亲国戚之外,就属僧人地位最高。

早期的宗教僧侣对于传教和地域间的涉嫌起到了积极的桥梁效能,可是随着政权的蜕化变质,因陋就简的行者利用皇权便利,在各类制度的保证和有限扶助下,可以想像得出僧侣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大肆干政,岂止是一个狂字了得。

基于1291年宣政院的奏报:

海内外寺宇42318区,僧侣213148人,但事实上远远当先了这一个数字。那些僧侣占据了汪洋的土地,寺院的大批量财富均来自国家的赐予,私人捐赠和各类巧取豪夺方式取得,仅国家赏赐一项,数量就大的震惊。

如元世祖时期,赐大圣万安寺京畿良田15000亩,大德五年(1301年),赐昭应宫兴教寺地各500顷。仁宗初立,赐大普庆寺寺田8万亩。

可想而知,僧侣实则是披着袈裟,富比王侯的大地主。甚至到了泰定帝时期有“江南民贫僧富”的局面。在皇权的护佑下,僧侣等势力出现恶性膨胀。

大顺并从未成型的司法系统,导致司法混乱和腐败。史料记载:

帝师则荐番僧知枢密院事,国师则保释有罪之行省右丞;僧官则凌轹(li,四声)官府、侵理民讼等等。

僧侣恣意干预司法,北周伊斯兰教中有所谓的“脱鲁麻”,就是西僧做道场,请释罪人以祈福。那种释囚活动在吴国变成了普遍现象。《元史》记载:

世祖时,帝师奏释京师大辟30人,仗以下百人;

成宗时,帝师又奏释大辟3人,杖以下47人;

鉴于奏释处境泛滥,有识之士对此开展了攻击,武周统治者意识到如此的弊端,开端选用措施限制。但终元之世,那种境况一贯没有断绝。

不仅仅如此,金朝僧人还营私坏法,危害四方。《元史》载:

怙势恣睢,日新月盛,气焰熏灼,延于四方,为害不可盛言。

世祖时期杨链真为江南释教总统:“发掘故宋赵氏诸陵之在明州,徐州者及其大臣冢墓凡一百一所;戕杀平民几个人;受入献美人宝物无算;等等暴行。

还要在上一章早已提到过元顺帝时,哈麻曾向顺帝”阴进西天僧以运气术媚帝,帝习为之,号演揲儿法。“

有的行者出入宫闱,丑声四布,导演了皇城之中以好色著称的”演揲儿法“及任何丑事。

旋即顺帝还选了十六名宫女,称之为“十五日魔”,身披缨络,头戴佛冠,赤脚露脐,表演摆臀扭胯的天魔舞。此种乱舞皆是遭逢伊斯兰教僧侣影响。

泰定帝

例如,泰定圣上也孙铁木儿,每一日上朝啥也不干,一门心绪求佛拜佛,每一遍做道场,光来混饭吃的道人就有几万人,赏钱数以千计。

不仅如此,为了表明一心向佛的诚心,还拜番僧为帝师,帝师手下的番僧大都称为司空、司徒、国公。你看,遇上这么的天王,想不狂,都难。

本来,这一个番僧也很明亮“知恩图报”。成宗帝的时候,有个番僧作佛事为天皇祈福。怎么祈呢?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叫犯罪的人穿上皇帝和皇后的行头,坐着黄牛车,从宫门里日益地走出去。另一种是直接呼吁成宗帝释放囚犯。说这么就足以增福消灾。

故而,有钱有势的人犯了法,都去贿赂番僧,请她灵机一动免罪。无论什么样的罪犯,只要番僧答应了,入狱没几天,一道赦免令就出来了。

那种祈福方法后来大约成了常规。那样的王朝,怎么可以一劳永逸?或者可以那样说,北魏的灭亡,立下最大进献的应有是她们!

全方位唐朝社会的高僧“寺院僧人,尽同俗装,不习经典,乱受灌顶,不知戒律为啥事。

自然宗教和皇权本身就属于相辅相成的关系,古时候时借用宗教来加固执政,宗教也亟需依附在皇权下发展。早期的宗教意味人物不远万里前来投靠新兴政权,随着统治阶级的物欲横流和败坏出现,那个宗教的僧人不仅没有为其修正率领出正确的治国之路,反倒是频频帮衬着统治者愚弄人民,推动统治者的腐朽之路。

在皇权的护佑下,僧侣不仅得到了法律的优待券,同时大肆运用宗教的佛法麻弊皇权,对于武周的加快衰亡,有着不可推卸的权责。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业已横扫世界的南陈,怎么就闪现地灭亡了?(42)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