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对话》二-20去吧 将您的人命作为真理的发挥

尼:为啥人们会存疑你?

           

神:因为她们怀疑他们友善。

图片 1

尼:为啥他们会怀疑他们协调?

                              ——  读Thomas·哈迪《无名的裘德》有感

神:因为有人报告她们这样,教他们这样。

裘德,自幼父母双亡,独居未婚的老阿婆将他拉扯长大,他好学深思,耐劳自学,立志将来有那么一天成为督学堂学院的一员。他哪知当时的大学只为有钱有势的富家子弟敞开,却拒那位寒门学子于千里之外。求学无门的裘德黯然离开,回到生他养他的马利格林(格林),此时,他境遇人生路上沉重的倒车——与Arabella一场错爱。Arabella是一位丰满有着粗俗美的村屯妇女,她听信女伴的手段,抓住裘德的善良心软的思想,靠假怀孕骗取和裘德的一纸婚书,因一时生理冲动而结缘的婚姻让裘德非常缠绵悱恻,他意识到阿拉Bella(Arabella)不是友善的漂亮配偶,所幸Arabella新鲜感一过,抛下裘德,举家远赴南美洲,从此多少人背道而驰,婚姻名存实亡。

尼:谁?

这时候,重返一人的裘德却觉前所未有的自由自在,他重拾高等高校梦,白天靠石匠的精雕细刻手艺过活,上午彻夜苦读。这时,他撞见了他此生真爱,他的二嫂苏——柏瑞和,裘德家族有一个吓人的传说,族中此外一个人只适合孤独终老,结婚是封锁,爱情会在婚书中枯萎死去。不过他和苏却一见倾心,心心相印,他们有联袂的出色和看法,蔑视世俗和封建的宗派,自由不羁,听从内心的呼叫,苏就像暗夜里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灵动而有生气。

神:这一个自称代表自身的人。

怎奈苏因为一时之气答应和费乐生结婚,这令裘德痛苦不堪,婚后的苏却并不乐意,她意识他并不爱自己的丈夫,任何夫妻间的肌肤之亲都让他憎恶不已,她竟然为了躲避他而破窗跳楼,这让爱心宽容仁厚的先生遭到打击,他成全了苏,让她和裘德在一块儿,但是她们始终不曾结婚,因为个别有结婚的阴影,他们怕因为结婚而错过爱情,这在及时的众人看来是不足理喻的,加上她们发誓保守机密抚养阿拉贝拉(Bella)(Arabella)和裘德所生的子女,更让各个流言纷至沓来,他们甜蜜而又痛苦地忍受着世人的黑心。求学无门,谋职无望,居无定所,漂泊无依,最后,十一岁的继子吊死了苏的四个外外孙子,然后自杀,遗言的纸片上写道:“我们太多了,算了吧。”令人唏嘘叹惋。痛失三子的苏精神彻底崩溃和枯萎了,她向她从前痛恶的庸俗和宗派妥协,重新回到费乐生身边,忏悔赎罪,希冀拿到上帝的宽容,失去一生热衷的裘德生无可恋,未届三十,含恨而终。

尼:我不懂。为什么?

故事以喜剧收场。

神:因为,这是决定人的方法,控制人的绝无仅有办法。你知道,你必须怀疑自己,不然你就会收回你持有的权利。这肯定不可以。这纯属不得以。对那多少个目前主政的人的话,这早晚不可以。他们操纵的权柄是你们的——这或多或少,他们精晓。而唯一可以继承执政的艺术,是掣肘世人去看清、去进而缓解人类经历中多少个最大的问题。

裘德和苏那两位鲜活茂盛的青年,走在了同时代大多数人的前头,是即时的前任,他们是微量看清时期弊端并奋起反抗的人,他们走得太快了,注定孤独,注定战战兢兢,注定为世人所不容,于是,说惶恐也好,别有用心也罢,世人又将他们活生生地拽回来,扔进旧时代的血盆大口,裘德至死不协,他的喜剧成了时代的一个标本,后来人翻开她这页时,扼腕叹息之余,未免生出几分深省。裘德和苏的喜剧是一时的正剧,也有部分性格的喜剧。假若可以重来,可以还是不可以那样活:像Arabella一样,油滑地穿梭于自然法则和人为法则之间,为求自保,表面上按照游戏规则,签下世人认同的那一纸婚书,他们不该害怕啊,只要他们内心有爱,婚姻怎会杀死爱情,成为爱情的墓葬呢?其实,他们是足以找到那生活空隙的,容纳这对灵与肉结合得全面的小夫妇,只可惜,他们性格那么美好正直,磊落无私,不容许有一丝违心和欺瞒,不得不说,这是他俩性格的闪光点,也是致命处。

尼:什么问题?

裘德在哈帝的笔下活成了一个正剧,从某种意义上的话,他却防止了诸多接班人的喜剧,别人在裘德的故事里,看掌握自己生存的一世局限,在局限和本人张扬里找到一个平衡点,或清醒地低头,静待时代的松动;或集众呐喊,冲破旧时代道篱笆,共筑一个新世界。

神:我在本书中已经一再一再说过了。综括的说:

 总而言之,感谢裘德的正剧,让新兴的众五人避免重蹈覆辙正剧,这恐怕也就是正剧的含义所在吧。

整套社会,如果

    1舍弃各自观。

    2选择透明观。

则你们全球的题材与争执,以及个体的题目与争辨,即使不可以说完全解决和消除,也大部分会解决和扫除。

绝不再把相互视为分此外,也不再把您自己视为与自身是各自的。对任谁除了全体的真相以外不讲此外,除了你们关于自己的最庄美实相外,不收受任何东西。

率先项采取会促成第二项,因为当你们看清并了解你们是跟任何为一,你们就不容许说不真的话,或保留首要的材料,或做完全透明(可见)之外的另外事情,因为你们会知道,这样做是最符合您协调最佳利益的。

但那样的范型转移需要巨大的了解、伟大的胆子与第一的狠心。因为恐惧会袭击那几个概念的主干,称它们为虚妄。恐惧会吞食那一个庄美的真理,使它们看似抽象。恐惧会扭转、轻视、摧毁它们。因而,恐惧将是你们最大的大敌。

不过,除非你们以智慧与爽朗看清这最终的真理,你们就不容许去创建和所有你们这一向要求梦想的社会。这最终的真理是:你对别人所做的,就是您对友好所做的;你对旁人不能够做的,就是您对自己无法做的:别人的悲苦就是你的悲苦,旁人的喜欢便是您的喜欢,当你否定其中的此外部分,你就是否定你自己的一有的。现在已是重新认取(reclaim)你自己的时候。现在已是看出你真正是何人的时候,由此使你协调重又可见。因为当您和您与神的真正涉及变得可见(visible),则我们就不可分(indivisible)。没有此外东西会再把大家分别。

虽说您将会重新生活于分此外幻相中,以之当作工具来重新创造你的自身,但你自此将在生生世世以开悟而行,视幻相为幻相,以娱乐与喜悦的态度去体验你想体验的我们是什么人的其余层面,却毫不再以其为精神来接受。你不用再需靠“遗忘”来重新创设你的本自己,却为某种理由、某种指标,而自知的接纳分别相,拔取彰显为各自相。

当你们这么完全的开悟了(enlightened)——也就是,再次充满了光(light)——你们仍旧会因某种理由采纳再次回到肉身生活,以提示客人。你们可以不为创制与感受你们本自己的其他新层面,却只为把真理之光带到这幻相之地,以便让旁人可以看来。这时您便是“荷光者”(译注:bringer
of the
light,“带来光的人”。佛经有“荷光如来”,即“带着光来到人间的如来”。)。这时您便是清醒(The
Awakening)的一片段。

尼:他们到这边来增援让我们了然我们是什么人。

神:对的。他们是开悟了的灵魂,是曾经提高了的魂魄。他们不再寻求他们自己的更高体验。他们一度有过最高的感受。他们现在唯一的愿望,是把这种感受的新闻带给您们。他们带给你们“好音讯”。他们会指示你们神的征途、神的性命。他们会说:“我是道路与性命。跟随我。”他们会为你们做表率,让你们了然,生活在与神有意识的构成中永远的光荣是何等样子。有意识的与神结合,就叫神识(God
Consciousness,神之发现)。

俺们直接是合二为一的,你与自我。我们不能不这样。这纯是不容许的。然则你们现在活着在这种购并的无心经验中。以人体生活于有察觉的与所有万有的并轨中,也是可能的;有意识的意识到结尾真相;有意识的发挥您确实是谁。当你这么做时,你就为有着外人做了表率——所有生活在遗忘中的人。你成为活生生的提示者。以此,你拯救别人免于永远失落在遗忘中。

这即是地狱——永远失落在遗忘中。可是,我不会容许。我不容许一只羊失落,却会派出……牧者。

实际上,我会派遣许多牧者,而你,可以选拔成为其中之一。而当灵魂们从熟睡中被你唤醒,重新记得他们是何人,所有的天使在净土都为那多少个灵魂欢呼。因为,他们早就走失,现在又找到了。

尼:正在目前,我们这星球上有这样的人——神圣生命——是吧?不仅是病故,而是现在?

神:是的。一向都有。从来都会有。我不会让你们尚未老师;我不会舍弃羊群,我连连会派出我的牧者来。现在你们星球上就有成千上万,宇宙的另外部分也有。在自然界的某些部分,这多少个生命生存在一道,平时联系着,日常发布着最高的真谛。这就是自我曾说过的启蒙社会。他们存在,他们是当真,他们派出使者到你们这里来。

尼:你是说佛陀、克里希这、耶稣是太空人?

神:是您说的,我没说。

尼:是真的吗?

神:你是率先次听到这种说法呢?

尼:不是。但这是当真吗?

神:你相信这多少个大师们在来到地球以前存在另外地点,而在所谓的死亡未来又重返这里?

尼:是,我信。

神:你以为这是什么样地点?

尼:我向来以为这是大家所谓的“天国”。我觉得他们来自西方。

神:而你觉得这天国在何地?

尼:我不领悟。在另一个界域,我猜。

神:另一个社会风气。

尼:对……噢,我懂了。不过我会称之为精神世界(The spirit
world,灵界),不是象我们所说的另一个世界,不是另一个星星。

神:这实在是振奋世界。但是又何以使您觉得这多少个精神体——那么些崇高精神体(圣灵)——不可知或不情愿选用宇宙中的其他某个地点居住呢——就象他们赶到你们世界时一样?

尼:我想自己只是没有如此想过。所有这么些都没在自我的传统里。

神:“贺拉修,天上地下,有成百上千是你们的经济学所未曾梦想过的。”

这是你们奇妙的形而上学家威廉(威尔iam)•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句子。

尼:这耶稣是外星人?

神:我未曾说。

尼:好啊!他是,如故不是?

神:耐心点,我的孩子。你跳过头太多了。还多啊,还多得多呢。我们还有整个一本书要写。

尼:你是说我得等到第三部?

神:我跟你说过,我从伊始就应允过您。我说,大家有三本书。第一本,探讨个人生活的精神与挑衅。第二本,研究这么些星球全部一家的生活本质。第三本,我说过,会涵括最大的真相,有有关这些永恒的问题的。我将在其间显示宇宙的秘密。

只有它们并未。

尼:噢,天哪!我不知情自己还受得了多长时间。我是说,我真正是烦了这种“生活在争辨中”。我要什么是什么就是咋样。

神:这它就会是。

尼:除非它不是。

神:没错!没错!你懂了!现在您懂了崇高二分法。现在你见到全貌了。现在您会意了上上下下计划。

装有以往留存的全套——
一切——现在留存,正于此刻设有,将要存在。由此,所有的全体……此刻存在。然而所有存在的,皆在不停转变,因为生命是延续展开的创立历程。由此,异常实在的说,是即非是(That
Which IS……IS NOT)。

那是(ISNESS,存在状态)是无须一样的。这意谓是即非是。

尼:可以吗,Charles•布朗(布朗(Brown))(译注:Charlie Brown或许是指查理(Charles)(Charles) Brockden
布朗(Brown),1771–1810,“U.S.A.小说家之父”,小说内容悬疑。)请见谅自己——这有天理吗?这样任何东西又还可以意谓任何事物吗?

神:不意谓。不过,你又跳过头了!所有这多少个都会有适度时机。所有这一个都会有适量时机。在读过第三部随后,这一个潜在和更大的秘闻都会精通……除非……全体……

尼:除非整套不懂。

神:正是。

尼:好吧,好吧……完美得很。但是,姑且设想一下——设若有人根本不会读到这几本书,则他要在此时此地重归智慧、重归清晰、重归神,这有哪些路线可循呢?我们需得回归宗教吗?这是这失落的环节呢?

神:回归灵性。把宗教忘掉。

尼:这样的说法会激怒许多个人。

神:许多个人对整个这套书都会恼羞成怒。……除非他们不会。

尼:为何您说把宗教忘掉?

神:因为它对您们没有利益。要精晓,有集体的宗派若要成功,就务须要令人们相信他们需要它。为了要人人相信自己以外的某种东西,他们不可能不先失去对团结的信心。所以,有团体的宗派的率先个任务,就是先让你失去对协调的自信心。第二个任务是让您认为它有您所没有的答案。第六个——也是最重大的一个任务——是要你从未问题的接受它的答案。

要是你置疑,你就从头思考了!假若您思考,你就开端向内在的源头回返。宗教无法让您这么做,因为你也许得出和它计划要给您的答案不同。所以,宗教必须想方设法使你不相信自己有直接思考的力量。

宗教面对的难题是,这种计划平常玩火自焚——因为您不可能确切的收受自己的想想,你又怎么可能确实的承受宗教所提供的有关神的新观念呢?

没多长时间,你们竟然连本人的存在都打结了。而讽刺的是,这是你们往日从没有起疑过的。当您以你直觉的体味来生活,你可能并不可能把我的印象看得明了然白,但你却确定知道自家是存在的!

是宗教成立了不足知论。

其余清晰的思考者在察看宗教所做的作业时,必然会觉得宗教无神!因为让民意充满了对神之害怕的是宗教,而原先人心对这所有万有的光亮是满载了爱的。

是宗教命令人在神的眼前卑躬屈膝,而原先人是喜出望外敞开胸怀站立的!

是宗教要人担忧神的愤慨,而使人悄然,而人本来是求神来减轻她的负担的!

是宗教告诉人要耻于他的血肉之躯与其最自然的职能,而人曾欢庆那个效能,以之为生命最大的礼物!

是宗教告诉你们,为了与神接触,你们一定要有中间人(译注:intermediary,天主教称之为“中保”。),而你们已经以为自己要是在真与善中生活,就可以触发到神。

是宗教命令人类去崇拜神,而原先人类崇拜神是因为他们一向不容许不这样!

宗教所到之处一定创设分裂——而这正是神的反面。

宗教把人与神分开,把人与人分开,把老公与女孩子分别——有些宗教真的告诉老公,他超乎女性,就象它宣称神高于人同一——如此对一半的人类做了前所未有的篡改。

自己报告你们:神不领先人,男人不超越女性——因为这不是“事物的本来秩序”。但所有掌权的人(也就是先生)都想要它如此,因为她俩构筑的是男性崇拜的宗派,他们在他们“圣经”的最后版本中,有类另外删除了大体上的资料,并把剩余的一对强行塞入他们的男性世界形式中。

是宗教一向到前几天还在坚定不移不懈女子比较差,是次等的精神公民,不“适合”去指引神的口舌,不相符传播神的道,不相符当教士。

象孩子无异,你们到前天还在答辩哪一类性别是由自身确定当自家的传教士的!

我告诉你们:你们统统是传教士!每一个人。

未曾任何一个人或其他一个阶级,比另一个人或另一个阶级更“适合”做我的干活的。

但你们有过四个人正象你们的国家一样,是权力饥渴者。他们不希罕分享权力,只想映现权力。他们构想的神也是相同。一个权力饥渴的神。一个不爱好分享权力却只想展现权力的神。可是我报告你们:神的最大红包是分享神的权限(能力)。

自我喜欢你们象我。

尼:但大家不容许象你!这会是亵渎。

神:你们被教以这样的事务才是亵渎。我告诉你们:你们是以神的映像和精神成立出来的——你们的目的就是去落实它。

你们来到此处,不是为着大力与挣扎却不用能“到达这里”。我也从未派出你们去做到一个不容许形成的沉重。

要相信神的善,要相信神的造物——也就是你们的高雅本自己——之善。

尼:你在本书的前段曾说过一句话,让自己倍感很想追究。在本书将要截至之际,我想再回头来探讨。你曾说:“绝对的权柄绝无需求。”那是神的本性吧?

神:现在您懂了。

自己曾说过:“神是一体,神变成整个。没有任何事物不是神,而神对其本身的整套体验,皆是在你们之内、以你们之身、借由您们而经验。”我在我最纯粹的样式中,我是这相对。我相对是全方位,因而,我相对不需、不要、不求任何事物。

由这纯属纯粹的花样,我表现(am)为你们所创办的自己。就象你们最后到底见到了神,并说:“嗨!你看怎么?”然则,不管你们把自家看成什么样,我都不容许忘记自己的最纯模式,不容许不直接回归自己的最纯格局。所有其他一切都是虚构。是你们装饰打扮成的楷模。

些微人把我弄成嫉妒的神;但因我有所一切,是所有,我怎么可能嫉妒呢?

稍微人把自己弄成愤怒的神;但本身既不会以此外情势备受迫害,我又怎么会恼羞成怒呢?

有点人把自家弄成复仇的神;但本身向谁去复仇?因为有着存在的全套皆是本人。

而自己又何以只因为自己的创造而查办自己要好呢?——或者,假如您肯定要觉得我们是个其余,我干什么要开创了你们,给了你们创造的力量,给了你们拣选的肆意,让你们去创设你们想要的阅历之后,只因你们做“错”了增选,而千古惩罚你们吧?

本人报告你们:我不会做这么的事——在这个真理中,存在着你们免于神之暴政的妄动。

实则,没有暴政——除非是在你们的想像中。

其他时候你们想回家就足以回家。任几时候你们想要与本人合一,大家就可以合二为一。跟我合一的欢喜是你们随时可以领受的。就在当时。清风扑面。夏夜钻石的苍天下蟋蟀的叫声。

初见彩虹,初闻宝宝啼。绚烂日落,绚烂人生的最后一息。

本身时时都与你同在,直至时间的终止。你与自身的咬合是截然的——过去直接是,现在直接是,未来直接是。

您与我是紧密——现在与恒久皆是。

去呢,将你的人命作为此真理的发挥。

使你的日日夜夜成为你内在此一最高理念的反映。让您现在的频频充满了神借着你而展现出来的绚丽的心情舒畅。借着对您所接触的成套生命之永恒而白白的爱来如此表明。成为对黑暗的光,而不诅咒它。

变成荷光者。

你本就这样。

是即这样。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