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精神的合理及其衰微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评析

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韦伯运用历史与学识的剖析法论述了宗教传统(新教伦理)与潜伏在资本主义发展背后的思想驱力——资本主义精神(合理主义)之间的更动关系。他觉得,“一定的宗教思想对事半功倍精神提升的影响,即对一种经济体制的精神风范的熏陶。就此而言,我们要追究的是当代经济生活的振奋与禁欲新教的客观伦理之间的关系。”

如若说伏尔泰和卢梭是通过政治理论开启了启蒙;那么康德就将启蒙深远到了认识世界;那么尼采就将启蒙深切到了定性和生存领域。——“启蒙就是人脱离自己所强加于自己的不独立状态,所谓不单独是指必依外物慰藉,不敢顺遂个人的恒心,而这种不独立其来自不在于紧缺意志,而在于无虚无主义的激发,便缺乏勇气来顺从意志”

他所极力讲明的见解是“现代资本主义精神,以及整个现代文化的根本因素,即以任务思想为根基的合理行为,发生于基督教禁欲主义”。在他看来,伴随着亚洲宗教改进运动所出现的基督教伦理,为资本主义精神的落地与前进披上了一件合法化与理性化的“外衣”,并对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暴发了一种深远的振奋风范的影响。

这本书为了达到启蒙功效,借助波斯拜火教的神袛查拉图Stella之口对世人苦口婆心、当头棒喝,其中有对全人类一向以来敝帚自珍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冷嘲热讽式的批判,也有协理人类积极创建新的宇宙观,以免矫枉过正使人类陷于被动虚无主义中而受宠若惊。所以本篇笔记可以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破坏部分(即尼采对当代人类社会的各地点的批判);第二有的是建设部分(即作为“最终一个形而上学家”的尼采构建的要好的人生观)

一、新教伦理影响下的资本主义精神

一、破坏部分

韦伯认为,资本主义精神是资本主义爆发和前进的前提,假使没有新教伦理的熏陶,就不会有提升资本主义的动感引力,从而也就不会爆发资本主义制度,更无需论及其合理性。究竟她所说的基督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指什么呢?以下将相继对其开展限定和表明。

1、形而上学批判:对机械的批判构成本书前面所有批判的根基,也是一切尼采艺术学的根底和出发点。在“无玷的认识”一章中尼采描画了形而上学家的形制,在她看来这些人不相信自己的肉身,欺骗自己的振奋,忽视欲念,想要拿到“纯粹”、“无玷”的认识,认为这种认识才是对全球的爱,才是光明的。但早在“背后世界论者”一章中他就提出了多少个对子,一个是灵魂-身体,肢体(或人事)对于形而上学家来说羞于启齿的,然而她认为那才是最真实的事物。他以为根本就不曾灵魂存在,这只是肢体烦恼和无能的产物;另一个是本色-大地,他一致以为本质也是无中生有的产物,我们对海内外的绝望使大家构建出了“本质”这一定义,也就是说大家对幕后世界即本质和灵魂的狂热本身也暴发自全球和躯体。在此,我们似乎可以窥见“背后世界”何以暴发的一对端倪了,尼采认为脱离了定性的认识是一个死胎,是一个不用会怀孕(创建)的肚子,而岸上的理念和神(牵扯到宗教批判)就是人们制伏自己意志的产物。这点在“学问”一章中越发明确。这一章中有一场查拉图丝特拉和学术家之间关于认识的来源的对话,后者认为我们的道德观来自于对原罪的害怕;而我们的认识也是“这种久久的古旧的恐惧感,最后趋于纯净,被灵化,精神化——到前日,我想它就被叫做,学问”。注意,这就是虚无主义的认识论来源!因为它把认识当做一种被动的、对虚无的避开,也就是对生命(苦难)的否定(而非迎接和拥抱)。而查拉图Stella却认为“勇气、冒险以及对未规定之事、对无人敢做之事的野趣——特别是勇气,我看,乃是人类的有史从前的万事。人们对那个最大胆的野兽,妒忌它们的凡事长处而且加以夺取:这样他们才改为——人”,即勇气才使我们发出认识仍旧发展的最原始的重力。那样一来认识从其最根源处就具有了积极性的含义,认识在此处就成了强力意志的突显。经过上述简单论证,我们已经看到意志在尼采法学中据为己有“本体”的身价。那么意志到底是怎么样?或者意志有哪些特点呢?它不像基督教中的上帝或黑格尔笔下的绝对化精神,这两边都是怀有显明的对象和大势的,在强烈的目的和大势下都有理性的秩序和一定的门路。不过这么些事物都是尼采的恒心所放弃的,它从不理性的靶子、归旨和发展阶段。“哦,我头上的苍穹,你,纯净的苍穹!高高的天空!没有一向的悟性蜘蛛和蜘蛛网,这就是自家明日所说的您的纯净”(日出从前)。所以意志最大的风味就是①反理性。除了这一个消极特征外,它还有局部再接再厉特征:②在诸多变之中永远不变的东西(坟墓之歌)③指的是“强力意志”(即追求更高的活着格局),而非叔本华的“生存意志”④与生命互为前提,甚至这多少个概念可以相互替换。⑤意志创设一切,甚至足以创立价值判断的正统。说到这里,还应当再补偿一下尼采对必然性和偶然性的概念和神态,将意志的议论深切到实施层面。他一边反对“外在的”“必然的”理性秩序,即反对因果律,认为如假诺他律的(即由外因引起的)都是奇迹的,唯有毅力才能把这一个曾经发出的偶尔转化成“我”的肯定,这也就是进行的目标:“我在自己的锅子里烹煮一切偶然。一等它在锅子里煮的熟透,我才对它说欢迎,把它看成我的饭菜”(变小的德行196)(永恒轮回的思维在早晚程度上就是为了缓解偶然的题材)。

(一)新教伦理

2、道德、宗教批判:在这本书中处处充满着对价值观基督教道德的批判。尼采认为价值观道德的有史以来问题在于它是“他律”的(即公共的),是对我独立意志的否认。“他称大地和人生是沉重的;重压之魔就想要这样!”(重压之魔),他律的德性通过为人生无端的背上而束缚了人的即兴(给灵魂以重压),阻碍人进化,是“重压之魔”。而对此民众而言,美德就是低缓和温顺,不言而喻都是言听计从外在的准则,这就使得公众变得一文不值“对她们来说美德就是变得谦虚和温顺:由此他们把狼变成狗,把人自身变成人们最善良的畜生”(变小的道德195)。他查获传统道德的现实特征:①矢口否认快乐:“自有人类来说,人们自寻欢乐的事太少了:单单那或多或少,我的兄弟们,就是我们的原罪!”(同情者95),基督教道德通过否定快乐使人平日处于羞愧状态中,从而自我否定。②最高的德行就是同情——这也是尼采最憎恶的德性。原因有二:其一,同情使被同情者羞愧,陷入自身否定、自我没落之中。其二,同情装成爱的样子悄无声息地腐蚀着大家。他仍然觉得上帝之死就是因为“他对世人的怜悯”(同情者96)③道德变成避免惩罚和得到报酬的事物。“人们把酬报与惩罚的弥天大谎塞进了东西的基本功里面——现在仍旧也塞进你们的灵魂深处”(有道德的人101)④看似相对的、纯洁的德性具有社会性和政治性,对于战略家而言,道德成了排除异己的工具。除此之外尼采还经过对四种人的对待注脚了协调对于传统道德的情态和处理办法,其一是高贵者-善人的自查自纠:善人指的是那么些拼命保障旧的德性秩序的人,“他们把这种在新的法版上写下新的价值观的人钉在十字架上,他们为了协调而殉职将来——他们把全路人类的将来钉在十字架上!——善人,他们永远是最后之起头。”(古老的法版和新的法版252),即善人是这种统计道德的上扬并将相对的价值相对的人。而神圣的人是这种想要成立新的德性并借此反抗旧道德暴政的人,他们是新法版的书写者。其二是教士-超人的相比:那二者其实是有相同点的,即都受过痛苦,并且能直面痛苦,甚至珍贵痛苦;而且他们都在大力追求终极价值。不过前者找到的是虚伪的市值,认为拯救者在自身之外,甚至在岸上;后者找的市值是随便,只好我挽救,在世上。前者通过在本人否定自我折磨来祈求得救(这就使得真理带上了学行为而变得阴险);后者通过我增加、自我抢先来兑现。通过以上比较,我们就足以窥见尼采给出的配方就是祥和依靠独立的恒心创制个人的德性“凡事能遵循自己的意志而摒弃一切服从的人都是自家的同道”(变小的德行196),这样才能落实自我解放。实际上对待旧道德的情态其实就是比照人我的千姿百态,最后,尼采提议“人是应该被打败的”的命题:创立个人的道德的人是寻找自己的人,它们将迎来伟大的正午,即笑对协调的衰落,因为唯有团结衰老才能迎来超人,所以人是向超级的连接。

宗教改良后以一种新教的伦理姿态赋予虔信新教伦理教义的普世公众分外的内在精神风范,为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悟性经济表现提供了不遗余力的重力源泉,为资本主义经济运行准备了“谋利的激动”与“禁欲道德信条”辩证契合的合理宗教诠释。它一头呈现了资本主义经济前行所依循的宗派知识基础,同时也展现了资本主义发展所潜在的精神引力诸原素所达成的客体“生态”。

3、国家、民族的批判:(1)对国家的教条批判:国家阻止了第顶尖的诞生,成为公民堕落的场合。“在国家终止存在的地点,这儿才起来有人,不是剩下的人:这儿才先河有必不可少者的歌,唯一的无可取代的乐曲”(新的偶像52)。国家是一个谎话,一群没落生命慢性自杀的场馆;国家也是弄虚作假的,它使人看重它所提倡的都是东西的本色要求(2)对社会主义者的批判:查理(Charles)图丝特拉(Stella)与社会主义者的异同:同:①都强调此生的活着②都排斥宗教彼岸。异①前者不同情平等,因为同样是人领先并攀向高处的阶梯;而毒蛛(社会主义者)却时时宣扬平等②社会主义者因为自大而对权力精通者心生妒忌,进而爆发复仇欲,从此而提议同样学说;而查拉图斯特拉(Stella)认为摆脱复仇欲是人通往超人的必要条件。(塔蓝图拉毒蛛)(3)对群众的批判:真理相对不在民众那里。尼采不予民意代表真理(或天意),因为五十铃是蜕化的人,民众的败坏表现在她追求意志之外的事物(名和利),他们如故都不情愿成为统治者,而只想成为获利者“在总体还在发光的唯有——商人手里的金子的地点,就让商人去统治吧!现在再也不是帝王的一时:前天自称为民众者,不配有国王。”(古老的法版和新的法版248)。这样的群众也刚刚是最困苦的,因为所有强大的力量,但将其用在了未曾意义的言情上。在此情景下,假若有先生在站在民众的立场上讲话,这就是在奉承众生,他们不是单独、自由的人,他们精神上依旧是公众。(出名的圣人)(4)对现代人的批判:①尚未内涵,将知识当做涂料涂在身上用来掩盖自己的抽象,“涂满了千古的文字标记,又在旧的地点图上新的文字标记:你们如此高超地掩盖自己,使解读者辨认不出去!”(文化之国135)②不曾信仰③所以不事创立(5)对革命者批判:他们以随机的名义去煽动群众,与群众沆瀣一气,举办强力的烽火破坏。但政治变革相相比较于人伦革命却开玩笑,后者才是实在来自于全球的鸣响。

在书中,韦伯划分并研讨了装有禁欲主义倾向的四大新教派别,即加尔文教、虔信派、循道派、浸礼宗诸派。他总结出各大教派都兼备这样一种新教伦理思想,即“认为宗教恩宠状态是一种地位,这种身份是其享有者告别身体堕落、告别红尘的声明。这种禁欲主义已不再是一种“权利上的善行”,而是务求每个决心获救的人去做的事情。这种在此世以内,但却是为了来世的作为合理化,是禁欲主义新教天职观念暴发的结果。”

二、建设部分

新教伦理的目的在于倡导世人坚守上帝的旨意,立足于本职工作兢兢业业踏实做事,并以此作为人生的参天奋斗目的从而获取救援。新教伦理精神依赖一种宗教的迷信,借助于彼岸世界的上帝实体存在的能力,完成了人世生活中财富积聚的合理化诠释,为世俗社会中人们谋利的胸臆和用意提供了宗教神学的“天职”评释,为取得“拯救”就要在现世的个别生命时光里听从上帝、荣耀上帝,从而为“谋利冲动”提供了合法化的阐发,这种谋利冲动对“业已称为资本主义精神的这种生活态度的扩张肯定发挥过巨大无比的功效”。

尼采痛彻地批判人们的认识、道德、宗教和社会,是为着让众人从过去本来的认识成见和到的层面中跳出来,为一体束缚个人意志的事物祛魅。可是不相信所有是有如履薄冰的,这一个危险就是虚无主义。要想制止虚无主义就需要有积极的建设令人们有新的奋斗目的(或至少“重力”)而这个建设部分就是“相同者的原则性轮回”学说。孙周兴对稳定轮回学说有如此的概念“世界的完全特点是力,力是有限的,故世界全部(即存在者全体)是简单的,但力又是延绵不断变动的,由此不是可纵观的(即无限的),所以尼采认为空间是个其它而时间是然则的,所谓极端的就是固定的。存在着完全在有限空间中的无限生成,此即尼采的‘相同者的平素轮回’。”了然尼采的原则性轮回学说应该尊重其多少个特点:①此学说是对准传统的年月观而提议的,后者认为历史(或时间)是线性的、有极端目地的腾飞;而此学说认为历史是圆圈式的频繁循环,没有目的,无始无终。②此学说在主持轮回时更强调“此刻”,这是它和玄汉轮回学说的不同之处。本书中第一次强烈提到轮回学说是在“幻影和迷”这一章中,侏儒解说了团结对轮回的见识,结果查拉图斯特拉(Stella)大怒,他怒在于侏儒将“此刻”轻轻带过,而如若忽视此刻就会使轮回变成毫无意义的重复,我们就会陷于虚无主义的担惊受怕之中,就像《快乐的科学》第341节中提议的题材“对您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这么一个问题:‘你还想要它,还要无数次啊?’那些题材作为最大的重担压在你的行进上边”,轮回的无意义性必须透过添加此刻的含义来缓解,对此海德格尔说道“永恒轮回说中最致命和最本真的东西就是:永恒在此刻中设有,此刻不是稍纵即逝的现行,不是对一个别人来说只有倏忽而过的一刹这,而是未来与过去的冲击,在这种冲击中,此刻的已落得自己。此刻控制着所有怎样轮回”(海德格尔
《尼采》孙周兴 译 2003
商务)“生命应该随时保持着永恒感,每个生命,每个生命的此时和瞬间都必须尊重,每个生命的此时都不是一个简练的接入时刻,而是一个笔直的吃水时刻,是一个大旨性时刻,一个决定性时刻,一个决断性时刻。就此,此刻颇具自身的亮光,并据此而碰着了一定”。此刻在尼采眼里并不是一个皮毛的刹那间,在轮回中轻轻滑过,而是可以垂直长远到稳定的随时。③强调转变,为转变平反。反对传统形而上学家们将设有与变化对峙起来,并只强调前者的所作所为。尼采奋力想将扭转“打上存在之特征的烙印”(《权力意志》)“把变化作为转变保存下来,但却要把持存性置入生成之中”(《尼采》)。上文已说过,对于尼采而言意志(或者力)具有形上本质的特性。倘使说永恒轮回是意志的存在和活动状态和法则,那么超人就是对意志的施行和兑现。我对独立的皮毛领会就是:了然了轮回原形,而且还没有被虚无主义所制服,并战胜了虚无主义,承担轮回重复的重压,这就兑现了登峰造极。超人不是一个人种,而是人对自己的战胜。

(二)资本主义精神及其合理性

心想事成了定性的启蒙的人,就是超人。

在其次章,韦伯通过对富兰克林(Franklin)经典性语录中功利主义的剖析和评论,渐渐归结出资本主义精神的特点和涵义。它显现在公司家身上就是:有着一种大庭广众的、尽可能多的赚钱依旧获利的心劲。然则,在资本主义精神里面,赚钱并不是用来花费和享乐,而是人生的尾声目标。赚钱既然是目的,那么这一个用来获利的有功用的、理性的手腕当然也是少不了的了。于是,合乎理性地企业劳动、精打细算、有计划、讲究信用、劳顿、节俭等等的动感质料也便出现。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精神在劳动者身上则呈现为:“集中精神的这种能力,以及相对重要的钟情职守的责任感;严谨计量高收入可能的经济观,与极大地提高了效能的自制力和勤俭心最平常地组成在一块。”

具体来说,韦伯所指的资本主义精神合理性包括任务观念、成就观念、节俭观念和禁欲观念几个方面的情节。其中,①天职:它具有一种终身使命、一个特定的费力领域的意思,为整个基督教教派提供了大旨教义,是资本主义文化的社会伦理的最根本特征,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资本主义文化的有史以来基础。②做到:是牟利、获利和扭亏成为资本主义职业活动成功的证实。“在当代经济秩序中一经干得合法,赚钱就是饭碗美德和能力的结果与表现。”③省吃俭用:认为获利而不是花费是走路的目标,节俭并非守财奴,要积蓄财富并尽可能缩短开支,节俭包括物质的勤苦和岁月的朴素。④禁欲:这种传统包括五个紧要:一是限量消费,生活模式上要节制、进取,要客观控制自己的一言一行,抵制一切享乐性的花费,骄奢纵欲是有罪的。“这多少个世俗新教禁欲主义强烈反对财产的自然享受;它界定消费,尤其是奢侈品的花费。”二是反对不诚信行为。“在私人财富方面,禁欲主义既反对欺诈,又反对出于冲动的拿走欲。为财富而追求财富被斥为贪婪、拜金主义等等。”

在《禁欲主义与资本主义精神》一章中,韦伯尤为着重地提到,“新教认为不停歇地、有系统地致力一项世俗职业是收获禁欲精神的万丈手段,同时也是再生和信教纯真的最保险、最显眼的凭据。那种宗教思想,必定是推动我们誉为资本主义精神的生活态度普遍提升的可以设想的最有力的杠杆。”在此地,他强调了禁欲在某一固定工作中的首要意义,从伦理上表达了现代专业化劳动的重要。

总体来说,韦伯将资本主义精神作为一种合乎道德伦理的可想而知的生存准则,并提议资本主义精神的上进可以了然为理性主义发展的一局部,同时它还是可以从理性主义对此生活题材的立场中演绎出来。从中可以看来,西方现代资本主义精神的爆发受到新教伦理的不得了影响,并充裕渗透着新教伦理的少数传统和思想。同时,天职、成就、节俭、禁欲等传统也足以让大家看看资本主义精神的创制及对资本主义经济的重点促进效能。但是,资本主义精神所宣传的合理主义真的是那么充足理性化的啊?这样一种饱满又能否稳定存在并提高吧?

二、资本主义精神合理性的骨子里

在该书中,韦伯从暴发学的角度对当代西方合理主义的超常规习性举行了演说,他提议相应认可经济要素的大旨意义,即每做出一种解释必须首先考虑经济情形,但又指出经济因素本身会碰到精神因素的影响。因为他认为,“虽然经济合理主义的提升,部分地借助合理的技能和法规,但它同时也在于人类适应某些实际合理行为的力量和风度。倘诺这类合理行为受到精神上的阻挠,则合理经济行为的前进也会遭逢严重的里边阻力。各类神秘的和宗派的力量,以及基于这一个力量所形成的关于责任的伦理道德观念,一直都对行动爆发着至关首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功用”。在这里,韦伯所说的“精神”就是特指现代资本主义精神。因为这种精神具有合理性,才更为助长了事半功倍合理主义的发出。

真正,在无上崇尚资本主义精神的年代,欧美利坚合众国家的人们赖以温馨的“勤劳”、“节俭”、“禁欲”精神,在物质财富方面开创了触目惊心的到位,并使得资本主义经济已经显示出大规模的跨越式提高。但是在资本主义精神华丽光环的私自又隐蔽着些什么吗?马克思(Marx)在《资本论》中曾对资本主义举办了尖锐的批判,他说:“资本主义从出生这天起,浑身上下每一个毛细血孔里都浸透了罪恶。”这一阐释与韦伯的看法存在着完全的绝对。马克思之所以会有诸如此类的定论,是从历史唯物主义和阶级分析的角度出发的。

通过,可以联想到在天堂社会分层探讨中所存在的两大对峙的答辩观念:一是以马克思(马克思(Marx))阶级理论为渊源的说理观念,另一个是以马克斯(Max)·韦伯三位一体分层理论为渊源的论战观念。出于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马克思(马克思)的阶级理论更多地强调社会争辩的一方面,而由于对资本主义社会保障的目的,韦伯的三位一体分层论则更多地强调了社会和谐的一端。

幸亏因为借鉴了阶级分析的见识,马克思(马克思)才把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揭破得酣畅淋漓,他认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目标就在于最大限度地获取剩余价值。虽然大家不可否认资本主义精神在推进资本主义经济与社会发展方面的创建,即便韦伯本人也肯定“贪得无厌相对不等于资本主义,更不对等资本主义精神。相反,资本主义倒是可以一样节制,或至少可以一如既往合理缓和这种不创设的扼腕”,然而他却忽视了资本家在“勤劳”、“节俭”、“禁欲”幌子下的物欲横流与剥削本质。

正如韦伯自己所提议的,“一旦限制消费与牟利行为的解放结合起来,不可防止的其实结果肯定是:强迫节省的禁欲导致了财力的积聚。”的确,为拓展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扩大再生产,资本家确实也努力过、节俭过,但实际上新教伦理以及资本主义精神中所宣扬的“天职”、“勤劳”、“节俭”、“禁欲”等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本着平时劳动者的。资本家在隐蔽之中运用这种思考麻痹宝沃,因为周边生产者将参预劳动生产看成是上帝所给予的高风亮节使命,因此他们力求勤劳朴素、禁欲修身,并将创设财富看成是人生中最具意义与完成的事体,但尚无想到绝大部分财富都沦为资本家所有。

“对于那多少个生活没有提供任何机会的人来说,忠实地从事劳动,即使工资不低也不争持,是上帝深感如沐春风的。另一方面,剥削这种显然的难为心愿成为合法作为。”可见,资本主义精神的“合理性”是少数资产阶级所持有和分享的各自合理性,而且富含许多非理性的成份,由此并不可以普遍福及广大劳动者阶层,或许这正是资本主义精神所谓的“合理性”背后的实在本质吧。

三、资本主义精神的式微及原因

尽管资本主义精神在促进资本主义财富的增进和加快资本主义合理化进程方面公布了伟大的遵从,不过随着历史的发展却阻止不了其自身衰落的必然趋势。在本书的结尾部分,韦伯运用约翰·威斯利的话说:“我操心,凡是在财富增添的地方,这里的宗教精髓便会以相同的比重递减,由此,就工作的面目而论,任何真正的宗教复兴都不可能长时间地穿梭……所以实际上他们只是有所宗教的情势,而宗教的精神已经没有殆尽……这么些伟大的珍爱运动对于经济腾飞的首要意义,首先在于它们的禁欲教育意义,而那些活动的经济功用一般只有在纯粹宗教热情的山上过后才充足显现出来。接着寻找天国的满腔热情开首逐渐被审慎的经济追求所取代,宗教的根系逐渐枯萎。”

对此,韦伯并没有对资本主义精神衰落的原由做越来越的演讲,而是断言一种奇特的资产阶级经济伦理已经形成。他认为:“由于发现到地处上帝的圆满恩宠之中,只要在样式上正确的限度之内,只要道德品行白璧无瑕而且在财富的利用上正确,资产阶级实业家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追求金钱利益,同时觉得这是必须完成的一项义诊。其余,宗教禁欲主义的力量还为他准备了一批有总统的、尽职的、劳碌非常的、把勤奋视为上帝之所期待的一种生活目的而完全扑在劳作上的生产者。”因此依赖于机器的底蕴拿到彻底胜利的资本主义,再也不需要这种精神的支撑了。那种知识前进的最终阶段是,“专门家没有了灵魂,纵欲者失去了灵魂;那多少个垃圾堆只是空想着祥和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文明礼貌水平。”韦伯如此惊叹道。

不过这种以宗教禁欲主义为优良特征的资本主义精神到底为啥会走向衰微呢?对于这一题目我们可以借鉴马克思(马克思(Marx))的唯物史观与科学社会主义观点展开辨析。

马克思(Marx)认为一定的经济基础决定一定的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具有一定的反动。经济基础指生产力体系方面,而上层建筑则提到宗教、文化、法律等意识形态的各类方面。正如韦伯所提议的在资本主义爆发之初,宗教立异运动及新教伦理的产出促进了资本主义精神的萌芽和升华,为资产阶级的主政提供了一种强大的考虑工具。可是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进化,以往的巴结、节俭、禁欲精神被贪欲、浪费、享乐的拜金主义所取代。

“在美利坚合众国,追求财富早已失去了宗教和伦理的含义,相反正在逐年与纯粹世俗的情愫结为一体,从而实际上往往使它抱有娱乐竞技的性质。”其原因在于资本主义财富的增进越来越依赖于机器和科技,对于他们的话利润是高于一切的,资本主义存在的底蕴就在于通过不停的商业活动暴发利润并使利润再生。那种利润增长的招数不再一定有着其原来的制造与合法性。

越来越是近一百年来,随着资本主义国家由任意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扩大,其拔取的经济提升手段过于极端化,先后发动的五回世界大战便是一个很好的认证。正是这种由财富滋生的、并且渐渐显露的唯利是图的贪婪本性使得资本主义精神合理性与美好性的一派逐步消退。

马克思(马克思(Marx))的科学社会主义观点认为: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社会主义必将取得伟大的打败,同时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将是一个短时间而辛勤的长河。在现世,资本主义精神的式微或许可以用这一观点进行求证。由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常有属性尚未变,不可能排除其主干争辨及另外固有争辩对生产力的阻挠成效,因此也潜移默化到其上层精神建筑的提升。

同时,由于资本主义精神所真正体贴的是统治阶级的补益,以及随着周边无产阶级劳动人民自我意识与觉悟性的渐渐提升,都不愿再心甘情愿地当资本家的剥削工具,由此这种精神不再被视作神明般信奉。即使资本主义为调和其阶级抵触作了迟早的鼎力,不过这种资本主义精神仍旧没有,当然或许有一些理性的成分依旧发挥着自然的效应,但都不比此前了。而且,随着各国无产阶级的扩张及资本主义固有争辨的日积月累,若干年后资本主义定会像马克思(马克思(Marx))所预言的这样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所取代。

伦理,四、小结与启发

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从宗教社会学的角度出发,向我们来得了新教伦理与现代资本主义精神的相互关系,并对资本主义精神的客观举办了自然,充足论证了一个宗教理性化过程带动经济生活理性化的历程。从韦伯的一体化构思脉络看,他把理性化视为近现代西方文明的主要特点,近现代经济生活、政治生活、法律生活、宗教生活、科学情势生存都走上了理性化的道路。而由于宗教生活在十五、十六世纪的北美洲处在社会生活的为主岗位,宗教生活的理性化就成为近现代西方文明理性化的一个主干环节,由它带动了其他理性化的经过。

韦伯的进献在于,他所宣传的资本主义精神的理性化为资本主义经济的上进提供了一种关键的道德支撑,并为社会学的进步提供了一个新的钻研视角和一套新的啄磨情势,同时也为本国和谐社会主义的前进提供了一种宝贵的悟性主义建设意见。对于韦伯本人及《新教》一书,大家还应有使用辨证的看法,尽管其论述的资本主义精神富有一定的非理性和衰微的必然性,可是大家可以借鉴其中的某些积极的心劲观念为社会主义建设所用,比如勤劳、节俭、成就等历史观,并经过作育起一种积极进取的职业道德精神。始终抱着一种摈弃的态度,对当代资本主义精神的成立部分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我们所崇尚的远大的社会主义精神将赢得更为升华。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